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22423.com >

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——致敬华光国瓷最美奋斗者!

发布日期:2019-10-24 21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未见春华,哪得秋实?从2009年国家60周年庆典用瓷到2014年APEC峰会首脑用瓷,从2018年上合青岛峰会元首用瓷到2019年“一带一路”高峰论坛、世界园艺博览会、北京世园会国宴用瓷及接待国际篮联主席接待用瓷,华光国瓷已然从城市名片走向耀眼的世界名片。华光国瓷每一位平凡的员工,用情怀信仰,用奋斗执着,写下了首首华光国瓷奋斗者的奉献之歌和不凡的丰功伟绩。

  未见春华,哪得秋实?从2009年国家60周年庆典用瓷到2014年APEC峰会首脑用瓷,从2018年上合青岛峰会元首用瓷到2019年“一带一路”高峰论坛、世界园艺博览会、北京世园会国宴用瓷及接待国际篮联主席接待用瓷,华光国瓷已然从城市名片走向耀眼的世界名片。华光国瓷每一位平凡的员工,用情怀信仰,用奋斗执着,写下了首首华光国瓷奋斗者的奉献之歌和不凡的丰功伟绩。

  正是这一个个不忘初心、默默无闻、埋头苦干的华光奋斗者,成就了华光国瓷国家用瓷第一品牌的灿烂辉煌。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暨上合青岛峰会成功举办周年之际,让我们共同回望那些华光国瓷立志奋斗的身影,回味发生在他们身上的那些感人泪下的故事,谨此向他们致以最崇高的敬礼!

  备注:本期特别推出以何岩大师、刘喜刚、李旭、石磊、李建等上合峰会设计团队的部分奋斗故事篇章,藉此向华光国瓷设计“梦之队”致敬!

  他,16岁开始做陶瓷,从最初设计制作老百姓常用的陶瓷大缸,到装点城市的园林陶瓷雕塑、再到出口世界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的咖啡杯精炻器系列,直到创意设计国宴国宾国礼用瓷,期间很多作品荣膺国际、国家多项设计专利和奖项,并被国家博物馆等权威机构收藏。2020年是他从事陶瓷设计工作的第50个年头。他,50年来匠心执着,50年来匠心独具。他,就是中国陶瓷艺术大师、华光国瓷设计总监、齐鲁大工匠何岩。

  何岩大师娓娓道来。最初上合青岛峰会筹备小组在遴选陶瓷用品时,给到的遴选标准只有十六个字:“世界水准、中国气派、山东风格、青岛特色”。区区十六个字,却包罗万象,很难在短时间内准确用陶瓷艺术语言给予完美的表达。负责这个重大设计项目的何岩大师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  何岩大师并未被困难所压倒,而很快将压力转化为动力。他带领设计团队开始进行设计素材的实地考察、写生等准备工作。去泰山写生、去菏泽观赏牡丹、去青岛看海和地标建筑、研讨海生植物动物元素山一程水一程,只为精准设计体现“山东风格、青岛特色”。

  前期素材的收集、积累、整理及筛选工作完成后,何岩大师又带领团队直奔青岛,多次与上合峰会的主厨(菜品设计者)反复交流,以确保瓷器对餐品的最好呈现,使之呈现食与器完美融合后的非凡大美。之后,何岩大师废寝忘食、夜以继日开始进入造型设计阶段,因为上合峰会用瓷是元首国宴用瓷,从立意、功能、组合、场合等和普通宴会用瓷有本质区别,要体现出陶瓷作为五千年华夏文明的艺术和文化水准,体现陶瓷的文明使者的价值,展现中国最高制瓷水准。多少个不眠之夜,何大师一盏孤灯一摞手稿,那萦绕在空间的香烟,化作一个个设计的灵感

  件件样品像极了十月怀胎的孩子,个个相继“出生”了,看到它们精致的模样,何岩大师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4月2日,上合峰会筹备组发来产品确认函,并告知要在6月9号开幕前,短短两个月时间,保质保量完成上合峰会晚宴宴会用瓷、圆桌会议用瓷、茶歇用瓷及艺术陈列用瓷共计30116件华青瓷国家用瓷任务。

  “很多新器型产品要重新开磨具,这样就需要用3D精雕机打制新胎具。要想按时完成如此多的新胎具需要连夜加班,因为我年纪大了,不能连续熬夜,就只能依靠我们团队两个年轻的小伙子了。他们俩个连夜加班,实在坚持不住了,就躺在箱板纸铺成的“床”上眯会眼,然后随时起来配合机器设备的进度进行人工操作。小伙子们没白没黑地加班也毫无怨言,他们深深感动了我”,何岩说。在整个订单的承制过程中,何岩大师和他的团队已然忘记了休息,忘记了时间。

  6月9号晚,公司组织大家一起看上合峰会的实况转播,当新闻联播直播出现上合峰会欢迎晚宴的镜头画面之时,一件件端庄大气的华青瓷千峰翠色元首用瓷直扑眼帘,传递出最厚重的中国文化底蕴和陶瓷艺术的无言大美!所有的人都情不自禁地欢呼跳跃起来,激动之情无以言表。

  上合青岛峰会用瓷承制期间,刘喜刚主要负责器型和胎具的制作。工作以来第一次接手这么大的“国家订单”,这让他压力很大。

  有压力才会有动力。最终确定器型的时候,一共56件,刘喜刚和他的同事负责了将近一半的器具,年前年后加起来总共休了三天假。从定器型到做胎具再到交货只有三个月的时间,刘喜刚基本每天都是连轴转,到家经常已经夜里1点了,早上7点半又要回到工厂继续。

  为了保证做出来不返工,必须盯着机器,让它正常运转。有一天夜里刘喜刚加班到凌晨1点,已经累得没有力气回家了,随便找了个地方趴下就睡着了。

  “爸爸,你什么时候白天能陪我玩一天”,某天孩子突然对刘喜刚说了这么一句话。刘喜刚笑着回答他“爸爸最近很忙,有空一定陪你玩”,心里却很不是滋味。刘喜刚的孩子去年刚刚满4岁,接到任务的几个月基本是两头不见的状态,回家的时候孩子睡着了,孩子醒的时候他又匆匆离开了。

  当五十多件作品全部摆到桌子上的时候,刘喜刚心里升起满满的成就感,他说:“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象到我能做出来,但是当产品做出来摆在眼前的时候,真的很感动,这是对自己的肯定,也是对企业的交代”。

  类似刘喜刚这样的员工在华光国瓷并不少见,他们对事业的坚守成了华光前行的最大动力。也正是因为他们的不遗余力,才铸就了华光今日的炫目和辉煌。

  陶瓷生产环环相扣,当设计师把图纸设计出来后,需要模具制胎工人根据经验来车胎,翻制最贴合实际且容易出形的工作胎,然后再由工厂批量生产。李旭和同事便负责整个过程中的第一道工序:制胎。

  每一件器型的胎从设计到作图再到精雕出来,反复调整每件器型的灯光、材质,力求呈现出完美的瓷器效果整个过程一旦出一点差错,就要返工,不但要求高效,对人的精力也是一种挑战。

  因为时间紧、任务重,从接到任务到完成任务,李旭和同事几乎天天都在没日没夜的加班。因为车间没有床,精雕机又需要人盯着,李旭和同事就拿个纸箱壳铺在地上,两个人轮着睡,也顾不上车间的闷热以及蚊子的叮咬。

  有一天夜里李旭加班,家里3岁的孩子发烧到38.5℃,作为父亲心疼得很,恨不得马上赶回家。但面对着手里的设计任务,在“大家”和“小家”面前,纠结的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先把手里的设计任务完成。他说,这是一个国家的大任务,不能辜负领导的期望,更不能辜负国家的期望。

  2018年6月9日华光的华青瓷“千峰翠色”在上合青岛峰会大放异彩,当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一刻,李旭激动的热泪盈眶,“一切付出都很值得”,他说道。

  “刚来到公司的时候,什么都不懂,只能比着葫芦画瓢,一遍又一遍地模仿着师傅的动作。等到熟悉了,也就喜欢上了自己的工作。”这是华光国瓷设计部门模型师石磊的最初回忆。

  “模型制作每天都能带来不一样的成就感和新奇感,而正是由于这份感觉,让我对这份工作一直保持着热爱和敬畏之情。”

  当时,华光国瓷正式被选为上合青岛峰会元首国宴用瓷,决心推出一款空前精美的珍品来迎接盛会。回忆起那段时光,石磊用了“激动”和“压力”两个词概括:“得知消息后,第一感觉是激动,冷静后便感受到无尽的压力。”

  为了不负国家期望和公司委托,那段时间,石磊天天从清晨干到天黑,周末也从未休息过。由于家里距公司一百多公里,为了节省时间,他晚上下班后直接住同事家。

  “无数次,已经记不清了。”石磊感慨到。“上合青岛峰会需要30116件用瓷,而每套模具只能做20套成品,20套成品完成后模型磨损就比较严重了,只能不断做新的模型往里补。但让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温酒罐。”

  2018年5月中旬,正是上合青岛峰会元首国宴用瓷制作最忙碌的时刻。偏偏就在此时,温酒罐的尺寸出现了问题。

  温酒罐是由内胆和外胆组合而成的,由于收缩率不同,内胆与外胆组合后出现了很大的间隙。为了确保产品的质量,呈现华青瓷最完美的状态,领导们决定重新做外胆,而这就意味着之前所做的模型全部推翻。

  时间仅剩不到一个月,重新开始制模型,而且还要为之后的生产预留时间,这是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  不知在意识的世界中徜徉了多久,忽然有灵感的火花崩出,仿佛一道闪电照亮了夜空。石磊立刻飞奔到车间,经过反复验证和修改,终于设计出了可行性方案。

  “精益求精,传承手艺,革新技术,把不可能变可能。”这是石磊对工作最深的感悟。正是因为秉承着这股把不可能变可能的精神,他才会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不平凡的成绩。而正是由于千百个像石磊一样立志于把不可能变可能的奋斗者们,华光国瓷才会引领中国当代陶瓷回归世界舞台中央。

  短短的头发,清瘦的面颊,厚厚的镜片遮不住目光中的专注,修长而有力的双手紧握着塑模工具,除了工作,周围的一切事情仿佛都与他无关

  陶瓷艺术作品的生产程序环环相扣,当设计师把图纸设计出来后,首先需要模具师翻制出最贴合实际且容易出形的工作胎,整个过程不仅对精确度的要求非常高,对人的精力也是一种挑战。而李建就处于第一道工序,可以说肩负重任。

  从2013年正式在华光国瓷参加工作,到2018年成为参与制作上合青岛峰会元首用瓷的肱骨人员,6年之间,李建从一个“门外汉”转变成一位备受华光国瓷信赖的青年才俊,除了工作环境的熏陶,还与他的“话不多”的性格有关。

  在最初与李建接触的同事眼中,李建有些“沉默”甚至“高冷”。然而,在和他共事一段时间之后,同事们才明白这个小伙子其实是讷于言而敏于行,全身心地沉浸于工作里,寡言少语的性格让他做事专注、心无旁骛,也让他的工作能力飞速进步着。

  2018年4月,华光国瓷被认定为上合青岛峰会元首用瓷,此时距离峰会开幕仅有短短两个月,时间紧迫;峰会总共需要30116件用瓷,数目巨多。

  任务难度史无前例,面对压力,李建一如既往地敦默寡言,只是默默地付出了行动。那段时间里,他每天工作11个小时,周末从没休息过,118论坛神日夜赶工,终于在大会开幕前交出了满意的答卷。工作完成时,他依然惜字如金,只是从心底舒了一口气。

Power by DedeCms